您的当前位置:首页科技快讯
破解细胞运输 美德三人分享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日期:2013-10-09]来源:  作者:

 诺奖揭晓时间

  (北京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10月7日17:30

  ●物理学奖

  10月8日17:45

  ●化学奖

  10月9日17:45

  ●文学奖

  10月10日19:00

  ●经济学奖

  10月14日19:00

  诺贝尔评奖委员会7日宣布,将2013年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2名美国科学家和1名德国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发现细胞的囊泡运输调控机制,他们是耶鲁大学细胞生物学系系主任詹姆斯·罗斯曼、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细胞生物学家兰迪·谢克曼和德国生物化学家托马斯·祖德霍夫。

  运输不畅可致糖尿病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发布会按惯例在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大厅”举行。当地时间11时30分(北京时间17时30分),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秘书长戈兰·汉松宣布了获奖者名单和获奖原因。

  评选委员会在声明中说,这三位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解答了细胞如何组织其内部最重要的运输系统之一——囊泡传输系统的奥秘。若囊泡运输系统发生病变,细胞运输机制将不能正常运转,可能导致神经系统病变、糖尿病以及免疫系统紊乱等严重后果。

  诺贝尔奖网站上是这样解释三位获奖者的研究课题的,生物体内每个细胞都是一个生产和输出分子的工厂,这些分子在细胞内都是以“小包”形式传递的,这一突破性发现解释了为什么胰岛素释入血液时会有变化、神经细胞之间的信息传达,以及病毒感染细胞的方式。

  3人分120万美元奖金

  今年生理学或医学奖奖金共800万瑞典克朗(约合120万美元),获奖的三位科学家将平分奖金。从去年开始,诺奖单项奖金减少至800万瑞典克朗,之前的11年间奖金保持在1000万瑞典克朗。

  今年,奖项公布后还出现这样一个插曲,诺奖官方给三位获奖者打电话通知。兰迪·谢克曼接到电话时正在睡觉,他听到消息后对妻子大呼“我的上帝”,他兴奋地将消息告知家人。(综新)

  数说

  1901年至今共204人获得该奖项

  1901年至今10名女性获该奖项

  该奖项颁发给单独个人的共38人

  弗雷德里克·班廷是该奖项最年轻得奖者,他1923年因发现胰岛素获奖,当时32岁。

  弗朗西斯·佩顿·劳斯是该奖项最年长获奖者,他在1966年获奖时,已87岁。

  媒体评论

  谢克曼三人的成就是“姗姗来迟”的,这个发现应更早获得诺贝尔奖的赏识,他们用了3种非常不同的方法反映出了细胞生物学的一项基本问题,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

  ——《自然》杂志网站

  当今社会是分子生物学的全盛时期,人们都在讨论基因如何形成特定蛋白质、基因如何排序等等。与分子生物学相比,看起来毫无魅力的细胞生物学是十分繁复困难的学科,而发现细胞运输系统背后的分子机制,揭示了细胞货物如何在正确的时间被运送到正确的细胞靶点,在推动细胞生物学发展上有无可比拟的作用。

  ——《福布斯》杂志网站

  三个研究者分别独立研究出了细胞的基本机制。而虽然细胞运输系统中的错误可以导致多种疾病,包括糖尿病、神经和免疫紊乱——且他们的工作还没有导致任何新的药物或疗法出现,但他们的工作的确在帮助他人开发诊断测试方面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

  ——《科学》杂志网站

  专家点评

  诺奖为何下三黄蛋?

  三获奖者对该领域研究异曲同工

  北京大学讲席教授饶毅认为,此次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结果有两个特点:首先,获奖的内容属于基础研究,应用和临床意义并非重点,“三位都未研究疾病,但生物的很多基础研究最后也总能和医学有联系。”

  饶毅解释说,此次获奖的研究主要是发现了两种细胞膜是如何融合的,特别是细胞表面的膜与囊泡的膜,发现了导致膜融合的蛋白质分子,推进了膜融合的生化理解,即原来已知膜融合的现象,现在知道怎么融合的。他认为,虽然是基础的细胞生物学研究,但该研究成果值得获诺贝尔奖。

  对于另一个特点,饶毅认为是“异曲同工”。三位获奖的科学家用不同的技术,不同的系统做研究,最后解决了共同的问题、找到相通的机理。兰迪·谢克曼研究酵母细胞囊泡分泌,通过遗传突变找到基因,詹姆斯·罗斯曼研究哺乳动物细胞内囊泡融合,通过生物化学找到分子,而托马斯·祖德霍夫寻找神经细胞的囊泡蛋白质。对三位科学家的获奖组合,他认为,很多人会认同罗斯曼和谢克曼,但祖德霍夫则“可得可不得”。

  对于有人认为他们的研究与清华大学施一公教授类似,而为什么施一公没得奖,饶毅说:这是不懂生物的人对诺贝尔奖的简介望文生义。施一公研究的领域完全不同于今年三位得奖者。而且施一公在自己研究的问题上,目的不是发现分子,而是在已经发现蛋白质的基础上研究其结构,推进下一个层面的机理性理解。

  对于本次获奖研究课题的影响与意义,饶毅认为,从细胞生物学和神经生物学角度看,此次获奖研究都是对这两个学科经典线路的进一步深化,而不是诺贝尔奖委员会夸大其词的“范式改变”。

来源:新京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通知公告更多>
最新图文